精彩文章

活在這一刻:

佛教慈敬學校有機種植場 耕墾學生心田

文:空華
圖: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特此鳴謝。
368期 2013年9月26日


佛教慈敬學校把有機耕種列為課外活動,園地命名為「心靈種植場」,皆因自小受佛教學校教育的黃夏玲老師相信,種植能幫助在石屎森林長大的孩子,從大自然中學習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因果定律、愛護生命等價值教育,鞏固弱小的心靈,建設積極人生。


慈敬學校早年位於已遷拆的牛頭角下邨一座火柴盒式校舍,狹小簡陋。屋邨重建,學校在2002年遷入如今的千禧校舍,面積大了數倍,還有一畦泥地,學校嘗試在泥地上進行有機耕種,但遭遇土質差劣、白蟻入侵等問題一度擱置。黃夏玲老師卻沒就此放棄,眼看某些活潑可愛的學生需要藉著具生命意義的課外活動作為啟導,2009年她重新推動有機耕種組,招攬了14名當年全校最知名的好動學生,開展一堂心靈種植課。


佛教慈敬學校


「這14名學生當年全校無人不識,因為他們若不是在球場玩,就是在某個角落裡破壞東西。」由於他們太活潑好動了,四處製造問題和事端,學校的各項課外活動組:什麼籃球組、合唱團、服務組……都不歡迎他們,四處碰壁後,老師又擔心他們會失去自信、自我形象差──因為孩子本性善良,不過是活潑好動吧了──讓老師苦惱不已。



建立學生價值觀

一天,黃夏玲老師和從事環保業的朋友說起,朋友建議讓這班活潑的學生學習耕種,因為種植可以幫助他們建立良好的價值觀,諸如堅毅、忍耐,甚至細心照料,既然那是一班活潑可愛的孩子,就可加以鍛鍊,看看他們在生命價值和責任上是否能有改善。


黃夏玲向這名朋友表示學校的泥地不宜種植,他們便建議不一定需要在泥地上種植,可以嘗試種在種植箱中。


種植需要投放的資源其實不多,黃夏玲向小販拾來發泡膠箱,向一位退休的農夫伯伯拿了些泥,買些鋤泥灑水等工具和種子,不過數百元。黃夏玲心想,如果花費數百元就能提升學生的生命價值,何樂不為?


第一堂,邀請了朋友當義務耕種導師教這班好動孩子翻土混泥,每人給兩把泥土和肥料,想不到他們玩得不亦樂乎。接著讓他們用雞蛋盒培苗,誰料好動學生「仇家」多,剛發芽便被「手多」的同學連根拔起。有學生喊著跑來向她投訴,說被同學搗爛了幼苗。


「我告訴他,你記得上星期你也破壞了某同學的東西嗎?你現在的感受便是當天你同學的感受了,那天你是否也覺得自己很衰?幾個孩子不再出聲,因為他們都曾經或多或少的破壞過別人的東西。」


怎辦?黃老師叫他們組織一個守護天使計劃,重新培苗,小息在幼苗旁當值站崗,不讓別人搗亂。他們真的自動自覺小息時守護在幼苗旁,慢慢植物長得稍為茁壯了,黃老師向學校申請利用天台做種植場,因為那裡有鎖,可以減少破壞。得知好消息,這班好動生二話不說就把重重的種植箱全部搬上了天台,可見他們對種植成果絕對的呵護,黃老師說從沒見過他們如此有動力和積極要幹好一件事情,因此叫這園地做「心靈種植場」。



體現因果

黃老師解釋:「最初播種時不懂給種子空間,發芽時聚在一起,失敗了,孩子失望而回;看見植物生長迅速,孩子表現出興奮喜悅;之後被同學破壞幼苗,失望再生;對長出的植物懂得如BB一樣愛護了,誰知淋太多的水反令它們溺斃……凡此種種,讓學生反思每件事情都有因由,不可過猶不及,我趁機說說佛教的因緣果報觀,其實都是些人生道理,不過,單單講道理學生哪會聽!藉著種植過程,道理明明擺在眼前,讓他們銘記在心。」


早期佛教慈敬學校「心靈種植場」以發泡膠箱種植。


「心靈種植場」為黃夏玲帶來不少感動時刻。


一名六年級學生家庭出現問題,父母遺棄他,送給年老的爺爺照顧,他很不開心,某日在學校和同學發生了糾紛,那時爺爺身體有毛病,他不敢將自己的麻煩事告訴爺爺,又不知如何處理,黃老師看在眼裡,午飯時間叫他上種植場幫忙鋤泥,最初他不願意,但黃老師硬要他來,開頭他鋤得沒心機,之後越鋤越大力,跟著哭起來,黃老師叫他把不開心的事統統鋤入泥裡,然後逗他說出心中不快。


「我告訴他已從班主任口中得悉事情,但想聽他自己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說完後,我問他是不是舒服了很多。」


黃老師跟著與他分析事情,問他如果是班主任會怎做?再鼓勵他說,其實麻煩就像種植,不離因果。「之前你種下因,現在承受果,你現在被老師罰,因為要為之前自己做的事(種的因)負責,你現在吃下這個惡果,日後還是可以再種好因、再結好果的。」


黃老師說自己的勸導未必可以改變這名學生的人生,但希望在當下解開他的心結,免他鑽牛角尖,否則他一旦認定自己沒得救,便會放棄自己。臨畢業,她再對他說,「老師記性不好,只會記得你做的好事情,不好的我們都會忘掉。我現在仍記得你去年幫了我很多忙,放學後常幫我鋤泥,其他的已忘了。」


畢業禮那天的最後一個環節,學校派給畢業生每人一枝花,送給自己最尊敬的人。大多數學生都把花送給父母,這名學生突然衝到黃老師面前,把花送了給她,一旁還流下了眼淚,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黃老師也感動得流淚。


讓黃夏玲感到自豪的,是另一名肥仔成員,參加過種植後,他在一次「我的志願」文章中說「我要做農夫」。這五個字對黃夏玲來說可算醍醐灌頂,原來學生是如此喜愛耕種,如此享受過程的!黃老師說:「顯然他感受到當中那分喜悅,我還怕他會被媽媽罵沒出色哩!哈哈!日後若他真的成為農夫,說不定有大好前途。」不是嗎?!有機耕種的需求正與日俱增。


又有一個被家長數說不吃蔬菜的學生,親手種過生菜後,收成時立即搶過那碟菜來吃,老師問他不是不愛吃蔬菜嗎?他大聲回答:「怎會一樣!這可是我自己種的啊!」



灌輸護生

黃老師最初帶領學生觀賞植物時,難免會遇上蜜蜂、蚯蚓,甚至蜈蚣……,學生見到昆蟲無不大驚小叫,校方也害怕學生會被蜜蜂叮,本想杜絕,但考慮到孩子與昆蟲接觸的過程中,其實是教導他們如何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好機會。於是安撫孩子,「人類若不主動侵犯自然界的動物,牠們也不會無端的侵犯你。其實在你們驚叫的同時,可知道蜜蜂比你更驚慌嗎?」


學校每星期做一次廚餘回收,把吃剩的飯菜,再加種植產生的綠色垃圾,經廚餘分解機製成肥料,已足夠學校種植用。此外也會向環保署申請土壤改良劑,讓有機農作物生長更茂盛。 早期佛教慈敬學校「心靈種植場」以發泡膠箱種植。


漸漸,學生見到昆蟲不再大驚小怪了,但有時也會因為害怕而想殘害牠們,例如學生最初遇見蚯蚓,最常見的是用鋤頭大力把牠鋤開幾段,每遇到此等情況,黃老師就會灌輸護生觀念。


「佛教的教導是『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我會告訴孩子,試想想若你的手被斬了會如何?你可感受到牠的痛?」以另類方法啟導學生,過程中不單只是種植,還趁機在他們的心靈默默播種和耕耘。


結果如何?現在他們種的粟米長得高過人,收成包括:泰國白茄子、南瓜、西瓜、沙葛、京豐一號椰菜(收成時粗得要用刀砍)、羅馬生菜(取得團體獎冠軍)、紅蘿蔔、向日葵、紅莧菜、秋葵、番茄、紫茄、薯仔、蘿蔔、紅豆……不但農穫豐收,最叫黃老師欣慰的,是參加過種植組的同學,畢業時大都自動選擇佛教中學作為第一志願,「某佛教中學的老師告訴我,他們的學校大概要成立一個慈敬校友會了,細數一下,這批學生都參加過種植組,這算是意外發現。」


感恩木瓜

黃老師叫六年班畢業生種木瓜,由播種、混泥、培苗、移植,到施肥除草,然後約他們三年後回母校看那些年一起種的木瓜,到時便會有木瓜吃了;再過十年、二十年,還可帶著孩子回校,看父母親當年種的木瓜。


她說:「我希望學生能領略感恩的心。佛教說四重恩:佛恩、父母恩、師長恩、眾生恩。能在佛教學校讀書,感受佛教教育是佛恩;父母恩、師長恩可以在日常例子明白;種植收獲成果,則是一種眾生恩。」


孩子問:種植也會種出恩德?她答:「常不輕菩薩說:勿輕汝年紀小。因為將來長大了你也可以成佛。」


黃老師經常鼓勵學生不要看輕自己,現在在學校好好用心種植,同時也要栽培自己一顆善良的心,將來長大了便能貢獻社會。她說自己是例子,以前就讀佛教中學,學校把她培育成材,現在她在佛教學校當老師,便是她感恩的回報。



感恩生



敬學校在五月有一個感恩家長日。學校預早發給三年級的同學每人一棵生菜幼苗讓他們種植,到感恩日當天,家長入課室,學生首先斟杯茶給媽媽,多謝她多年養育之恩。媽媽都會很高興,然後老師才與家長傾談學生的成績,臨走時學生再送上親手種的生菜,對媽媽說「後日母親節,祝您母親節快樂」。


黃老師說:「家長無不甜在心頭,這也是讓學生對媽媽表達愛的方法。其實孩子都是愛媽媽的,不過很多都不懂表達。最初學校教學生奉茶給母親時他們都顯得不自然的,但幾年下來習慣了,他們便會自動去做,甚至在家也不忘為媽媽倒杯茶。」






佛教慈敬學校提倡價值教育,除「心靈種植場」,另一項是「乘風航」,帶高年級學生乘船出海,在高桅上跳下碧波,建構面對逆境和挑戰自己的勇氣膽量。一次活動在南丫海難發生後不久舉行,某男生對媽媽說很害怕,不敢去,怕像南丫海難那艘船一樣。媽媽鼓勵他。但在大海中,他死拉著繩不敢跳,同學們一直鼓勵他叫他不用怕,勇敢跳下去,最後他受到同學鼓舞終於跳下海中。上來後他說感受很深,相信今次的經驗後,以後若遭遇什麼困難,他也不會再懼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