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文章

人物專訪:

下一站,快樂道別

文:何三、黃夏柏 
封面及插圖:阿鍵
圖:可人、道初,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特此鳴謝。

2014年3月27日

佛教院侍進駐病房

有人說,生命就好像一部列車,當上車就注定有落車的一日。可是來到生命最後一站,腳步卻重如鉛鐵,究竟怎樣才能夠放下所有擔子,瀟灑向至愛道別,一路好走?


在醫院開展佛教關懷探訪,特別是臨終關懷服務,一直是衍陽法師的心願,她自小經歷病苦,深切明白人在病榻的種種感受:恐懼、不捨、後悔、遺憾、甚至怨恨……內心翻騰起伏,都是難以放下。

誰料到,佛教人士要到醫院進行關懷,關卡重重。這些年來,衍陽法師和衍傑法師披荊斬棘,幾經艱苦,2011年,第一位佛教院侍終於誕生。什麼是院侍?就是「在醫院以心靈服侍病人」。

今期我們製作這個「佛教院侍」專輯,向大家披露佛教院侍的誕生過程,以及他們的服務和貢獻。

生老病死,我們逃不掉,這個特輯的寶貴分享,人人都用得着! 

接受病苦,笑迎死亡,感恩佛教院侍教曉我。


佛教院侍這樣走過來

過去20多年來,只有西方宗教人士獲准在醫院做心靈關懷……

你可能會問:身體抱恙,不是找醫生就可以嗎,為什麼會找院侍?院侍可以幫人治病嗎?

我們都病過,明白病的時候心靈特別軟弱,特別渴望得到關心,何況當面臨死亡的時候,心苦比身苦更令人煎熬。院侍不能醫治或者減輕病者身體的苦,卻可以給予重要的心靈力量幫助病者面對身心的苦,甚至面對死亡。

院侍的角色,就是在醫院為病者進行心靈關懷。一直以來,在各大醫院擔任這項工作者,大多是西方宗教的院牧和牧靈,佛教界一直未獲邀請,甚至被拒門外。即使過去有些法師發心到醫院關懷病苦,都並非名正言順,只能悄悄進行。直至2009年,衍陽法師和衍傑法師從溫哥華回港成立「大覺福行中心」,本着「真愛無界限」的理念,努力爭取在醫院開展佛教關懷探訪,終於取得醫院的認可,可以派佛教人員全職駐守醫院,為有需要的病者展開關懷服務。


心靈關懷是陪伴
什麼是心靈關懷?衍傑法師首先糾正一般人的誤解。「心靈關懷不是你去給予別人什麼,而是要了解他們真正需要什麼。我們時常犯的毛病,是『以為』這是病者的需要,其實要分清楚是你想還是他想,要用心地去感受。許多人不明白,在病苦中的人,其實不需要你跟他說什麼,有時一個微笑、一個眼神、一個握手,就是最大的支持力量。

心靈關懷是一門深層次的學問,法師在訓練義工(心靈大使)到醫院關懷病者時,也常跟他們說,「我們做臨床心靈關懷的,根本就是一種陪伴,只需坐在床邊陪着他,可以說就說,否則就不用說話,只是聆聽,不是做輔導,輔導交由社工、心理學家去做吧!」衍傑法師說得認真。


路是怎樣闖出來 

那醫院關懷的路是怎樣走過來? 


在瑪麗醫院的一個活動中,昔日的院長周明德醫生問一位資深的佛教徒:為什麼過去二十多年來,在醫院做心靈關懷服務的只有天主教基督教,卻沒有佛教的服務呢?周醫生極力希望佛教團隊能夠加入。因緣際會,香港大覺福行中心正式成立,繼而提供義工培訓課程。終於在2009年在醫院開展佛教關懷服務。


衍傑法師(右)和衍陽法師(左)認為,培訓醫院關懷心靈大使並不容易。最重要是看他們的心理質素,不能受病人影響出現負面情緒,未輔導到病人,自己便先崩潰。不少義工正式探訪時往往退縮,因為發覺並非想像中容易,法師形容是「發心容易,長久心難。」


愛和關懷理應沒有宗教界限,衍傑法師說:「每個宗教應該以大愛出發,超越宗教,不分你是基督徒、天主教徒還是佛教徒,每位病人也需要關懷,而且人的心靈越來越脆弱,大家也該盡一分力。」


適逢那時瑪麗醫院正要接受澳洲醫療服務標準委員會(ACHS)的評核認證,評核範圍包括心靈關懷方面的工作。佛教既是中國人的主要信仰,醫院若欠奉佛教界的心靈關懷,始終未夠完整。

評核認證當天,醫院高層雲集,西方宗教人士報告非常詳細。輪到佛教代表了,評審團問:什麼是佛教的心靈關懷(spiritual care)?衍傑法師簡單回答:「雖然我們沒有在醫院做心靈關懷的經驗,但我們有一雙耳可以聽,有一雙手可以扶持,有一個心可以支持。」評審員聽罷,就說,這正正是spiritual care(心靈關懷)!


佛教院侍的出現
大覺正式加入醫院的心靈關顧小組後,開步還是困難重重。周院長用心良苦,在未正式公布醫院設立佛教心靈關懷時,先安排衍陽法師到醫院做講座,衍傑法師帶領禪修,希望與醫院內部打好關係。進入病房做關懷,則先由心靈大使負責。

心靈大使上任前要經過大覺嚴格培訓:上衛生課、生命教育、禪修班,再到醫院上堂,然後是筆試,最後是面試。待一切及格,他們才能掛上醫院和大覺福行中心的名牌,踏入病房開展關懷。


看病福田

《出曜經》中提及,釋迦佛曾照顧一位患有重病的比丘,並督促弟子們要學他一樣,無微不至地照顧病患,減少病者淒涼、憂悲、無奈的心境,若能如此,就跟尊敬、供養佛陀一樣。所以《梵網經菩薩戒》云:「若佛子,見一切疾病人,常應供養,如佛無異。八福田中,看病福田是第一福田。」大覺福行中心的院侍正是履行佛陀所教。




經過兩年的默默耕耘, 在2011年,瑪麗醫院終於設立第一位佛教院侍,等同西方宗教的院牧和靈牧,這是香港佛教界的破天荒大事!

院侍一如院牧和靈牧,必須是佛教徒,而且擁有大學畢業資格。第一位全職院侍是劉欣欣,香港大學佛學碩士,是一位在家人。到去年3月由傳燈法師接捧,後來再加入淨蓮法師。


盼望香港佛教齊來參與

三年後的今天,兩位佛教院侍全職服務四所醫療機構。傳燈法師負責瑪麗醫院和麥理浩復康院,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及慈氏護養院就交由淨蓮法師負責。而大覺福行中心的關懷服務義工,則服務六間醫院,包括瑪麗醫院、葛量洪醫院、麥理浩復康院、仁濟醫院、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及慈氏護養院。

四間醫院幾千病人,只有兩位院侍,可以想像實在供不應求。大覺福行中心也很希望擴大服務,聘請院侍,但是財政上負擔不來,目前只能依靠義工幫助,到醫院關懷病人。

談到願景,兩位法師嚴肅表示,「希望日後整個佛教界也參與醫院關懷服務,不只大覺福行中心,因為這是整個佛教界的事,好希望有福德因緣做好它,令更多人受惠。」


院侍的關懷技巧

  1. 介紹自己
  2. 了解病者:關心日常生活,今日吃了什麼?睡得如何?如果他不開心,就要試探他願不願意講;關懷他身體狀況,醫生怎樣說?了解病況後,問有沒有人來探望他?(這個很重要,因為如果有家人關心照顧,病情再嚴重也好,相對地情緒會好些。)
  3. 佛教徒病人:引導病者把心安住在菩薩聖號上,讓心安定下來,進一步可以分享打坐方法,教他們觀呼吸來放鬆。
  4. 生命最後倒數病人:與病者做生命回顧,讓他回看這一生做過的事,讚賞他對家人對社會已盡責任。如果責任未了,就引導他說對不起,提醒他說,家人會圓滿你的責任。不要再執着過去的人和事,要把握僅存的時間,好好地度過每一天。
  5. 彌留病人:鼓勵他說:「我知你沒放棄過,你很堅持,也盡了自己能力,這一刻你要把握自己,一心不亂,向着光明、快樂的地方前進。」





讓臨終者放下
院侍其中一個使命,是讓臨終病者放下塵緣,自在往生。筆者好奇,為什麼善終那麼重要?


消怨氣 安詳走

衍陽法師語重心長表示,不要以為一個人停了呼吸,沒有心跳,死了就一了百了,如果死前仍有些心結寃結未解,佛教說及輪迴,那麼他下一世必然帶着某些業力而回,因此他們要盡力開解。

「要生得好才可死得好,在發病的過程到臨死之前,如何能夠處理好自己這一生未完成的事?處理得越多,往生時就越自在。有些人一生鬱了一口氣,只需讓他說出來,鼓勵一下,他就不會覺得自己悽涼孤獨。少了怨氣,走也走得安詳。」

衍傑法師補充,「《阿彌陀經》說,一個人臨命終時要做到身無病苦,心不顛倒,意不貪戀,但如何做到?如果沒人關心,沒人支持,沒人提醒,那段時間又痛得天翻地覆,感到只有孤獨冷清,病者又如何提起正念?」佛教院侍會盡量幫助病者在臨走前把一生最放不下的人、事、情通通放下,做到心安意解,願意放下遺憾。


一層層解開心結

衍陽法師接着說:「這是最難的事,你要不痛很容易,找醫生不用找我們。有些人明明一早就要走,卻牽了個多月也不走,不肯合上眼,每次醫生也說這兩天會走,可是也走不成,於是找我們來開解,入房前我會先問病者家人,即是『起底』,伴侶還在嗎?這生經歷過什麼?有什麼放不下?如果家人說不知,病人又已經不能說話,甚至已經沒有反應,你如何知道他有什麼放不下?只能夠鑑貌辨色,不斷推測,有時只要說『中』某點,看見他的腳趾動了一下,眼眨了一下,你就知道他的心結在哪裏了。」

對於這些病人,情形就像剝洋蔥,一層層的剝下去,當心結一旦解開,病人很快就走。因此,在臨終階段,心靈關顧最重要。要讓病者釋懷,放下鬱結,確是充滿難度,而院侍就擔當着關鍵角色。


這才終於放下

衍陽法師曾探望過一位臨終病人,病人七十多歲,大部分內臟已經衰竭,手腳癱瘓,不能說話,醫生說她救不活了。衍陽法師為她做生命回顧,讚美她一生人對家庭的盡心盡力,她的家人也對她很好,提醒她責任圓滿,是時候放下家人。可是奇怪的是這位老太太怎樣也不肯走,衍陽法師再問家人,原來她丈夫一生都不顧家,沉迷賭博和酗酒,是她一力擔起養家活兒的責任,可是子女都不聽話。師父明白了,於是再跟老太太說:「你很辛苦了,都怪子女不孝。」老太太竟然有反應,眼睛略有活動,法師吩咐子女到老太太面前說對不起,然後請她原諒他們,當晚老太太就安然往生了。


院侍,就是生命指揮員

……愛不是佔有,愛的提升就是讓他自在安樂。


「法師,囝囝只有四歲,我真的不想他離開我!」她哭着向院侍淨蓮法師說。


男孩患了一個很罕有的病,多年來也找不到辦法醫治,最後病入膏肓,送入了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深切治療部。淨蓮法師見到的是一大堆儀器,他已經沒有知覺,靠機器呼吸,可是媽媽始終不捨得讓兒子離開,明知他是活不下去,仍一次又一次要求醫生進行搶救。


淨蓮法師


「你很愛兒子吧。」法師看得出她對兒子有無限依戀。



曾經歷多感情失敗,她對人生已經不抱希望,曾想過自殺,可是,兒子的出世卻令她生命再度出現曙光,人生再次充滿希望,就算多不如意,回到家裏兒子一聲媽媽,一下擁抱,她就煩惱盡消,開心了。可是,如今兒子要離開回歸,她極度不想接受這事實。


為他好好活下去
第一次見面,法師就與她_談了四個多小時,明白兒子是她人生的最大希望,最大快樂。但是這種不捨,只會令雙方痛苦,兒子知道母親不想他走,他亦不願離去,這樣互相牽扯,母子倆其實已筋疲力竭。有一次,法師為男孩誦經,對他講話,誦完經後,他的血氧升高了很多,媽媽非常高興,對囝囝再次充滿希望,法師此時很殘酷地對媽媽說:「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你放手吧,為什麼要讓自己辛苦,讓孩子痛苦呢?愛不是佔有,愛的提升就是要讓他自在安樂,明知最終的結局了,拖下去,對你對他都不好……」。

聽罷法師所言,她嚎啕大哭起來,哭得叫在場的人都心酸。可是這一次,她清醒過來了,答應法師等兒子過了生日後,情況再度轉差,就不再請求醫生搶救了。兒子就在生日後往生。

兒子離世,她理智上接受,感情上卻完全放不下。回娘家也沒勇氣,因為走到每一角落都充斥着囝囝的影子,以往與兒子走過的路更不敢面對,全部都會讓她觸景傷情。

院侍淨蓮法師在這關鍵時候,送出最有效的鼓勵:「雖然兒子走了,可是你與他彼此間的愛是永遠存在的,你愛他就要堅強,要為他好好生存下去,不要令他傷心、擔心,為了兒子,你要重新振作。」當聽到要為兒子好好活下去時,晦暗的雙眼突然又亮起來,似是略有所悟,她向法師微笑點頭,法師知道她終於放下,也就放心了。


全方位關顧
這個案,只是院侍淨蓮法師眾多關懷個案之一。每天,她就是這樣為病者和家屬撫平他們內心的不安與傷痛,全方位關顧,好讓他們可以盡快重新起步邁向人生康莊大道。_

傳燈法師和淨蓮法師兩位佛教院侍,每天在醫院服務七至八小時,_服務完畢還需帶着醫院傳呼機on call,萬一病者有需要(一般都是快要往生),院方便會急召他們回去,希望盡努力,做到「生死兩相安」。有時半夜兩、三點也要飛奔醫院。

淨蓮法師對慈氏護養院的病人感受最深。因為住在慈氏護養院的都是長期病患者,不是殘障就是癱瘓,入住年數由十年至三十多年也有,有些甚至已經沒有家人照顧。

淨蓮法師每次在這裏探望病人時,心裏亦會湧起一陣淒酸,感受人生八苦與無奈,她能做到的,只是用心去感受他們的苦,用心去撫慰他們,陪伴他們,給予精神支持。「有些病者長期癱臥在床,插着胃喉儀器,不能動也不能說話;他們每天,甚至每分每秒只是望着天花板,有什麼要跟人說的、乃至想飲水也不能表達,而且這種苦不是一兩天的事,十年不定,廿年不定,可能直至他往生。那種苦,有誰能明白?你必須代入他們的境況才能感受得到。」


無了期的苦 誰能明白我
其中一位院友,全身癱瘓,只能望着天花板,經過法師多次探望,用不同方式與他溝通之後,已開始有些微反應。「我跟他說,如果你喜歡,就眨一下眼,不喜歡就眨兩下,現在他已經學會眨眼回應。我更進一步地鼓勵她以嘴形來表達要說的話。我對她說,我深信你可以的,努力呀!對病人不斷給予肯定和鼓勵,我感覺到病者也很開心,雖然他不能說話,卻不代表沒有感覺,你讓他感受到你真的關心他,他會願意回應你,問題是你要付出耐心和愛心。」

心靈關懷,是用眼、用耳、用口、用手,更用心。很多時病者一個很細微的動作,一個眼神,一下呼吸,或者略為動一動手指,就是表達他們的需要,所以,院侍都是用心、用細心的去觀察。衍傑法師希望院侍和義工多些關心這類病者,「其他病者都可找人傾吐,他們卻有苦不能說,康復機會又近乎零,說得不好聽,就是『等死』,你說是不是最苦?」法師最想扭轉他們悲觀的想法,希望為他們注入新希望。

負責瑪麗醫院和麥理浩復康院的傳燈法師,每天都會到床榻關懷病人,瑪麗醫院每個月平均80位,葛量洪醫院平均40位,兩間醫院合起來,每個月探訪大約一百二十位病者。


不會硬銷佛法
傳燈法師個子小小、笑容可掬,親和力特別強。衍陽法師透露,傳燈法師擔任瑪麗醫院院侍以來,醫院上下出現新景象:「護士也奇怪,為什麼這個像孩子一樣的師父,懂得英文、普通話、印尼文、日文等十國語言!他們從而對佛教有些少改觀。病人都很喜歡燈師父。有時一些護士刻意走近她身邊,聽聽她究竟與病人說些什麼,很有趣。慢慢下來,醫院裏面的人接受了我們的服務,每次燈師父出現,他們也會主動鼓勵,探訪哪個病人。」醫生亦表示,院侍的出現,可做到醫生做不到的事情,十分感謝她們。


如何協助臨終者一心不亂?

傳燈法師


先讚美他,然後說你今生的責任完了,跟着一起念佛,出發到更好地方。病者初時呼吸很亂,但跟着念佛節拍,一下呼一下吸,慢慢就穩定了。請家人與他繼續念佛,直至斷氣也繼續。




這天我們到麥理浩復康院訪問傳燈法師。在這裏,佛教院侍部擁有一個小房間,隔壁是基督教的院牧部和天主教的牧靈部。對於衍陽法師的說話,傳燈法師聽了之後哈哈笑了出來。問她有什麼打開病者心窗的秘訣,她微微一笑:「說話溫柔些,慢慢安撫,當你與病者建立了互信關係,反彈就會少些。」


有一次傳燈法師走到床邊關懷一位病人時,發覺他是天主教徒,法師立即微笑道,「我只是跟你打聲招呼,祝福你早日康復。」想不到這位病人拉着法師的手,要法師為他祈禱。雖然是佛教院侍,但他們不會「硬銷」佛法,只是當因緣和合時,他們才會以相應佛法接引。

然而,傳燈法師在關懷病人過程中,也遇過不少考驗。她試過用半年時間打開一位病人心窗。病者是位中年廚師,因為脊骨問題要做手術,手術後卻全身癱瘓;院方安排他入住麥理浩復康院,接受物理治療,自此他就有點放棄自己,後來經過持續的慰問和鼓勵,他才放開心懷,接受自己的病。


斷了氣,耳朵還能聽
傳燈法師笑着回憶這件事,「心念是治療的主因,我引導他感恩太太及家人,太太每天都來陪他,直至晚飯後才離開,也真辛苦啊!希望他明白大家也沒放棄,都在支持他。」人在病榻前,承受巨大的心苦,若果有人關心,有人支持,有人陪伴度過難關,就是很大的心靈力量。佛教院侍擔任的角色,就是以愛心、關心以及無限耐心,在病床侍候病者,給予心靈的慰藉與支持,用心與心的交流,慢慢解開病者的心苦。

有時候,心苦確實比身苦更難捱,淨蓮法師深表認同。「我們是以心藥幫助他,把他心裏面的垃圾清走,改變他對生命的看法。念頭只有一個,當負面出現時,想什麼也是消極的。如果正能量(正向思維)足夠的話,病情也可能好得快些。」

傳燈法師說,即使病者臨終時,眼耳鼻舌身都用不到,耳依然聽到。「所以千萬不要哭,不要罵,甚至要放下私心,幫助他走最後一程,因為他知道你放不下他,他就會不捨得了。」最希望做到的,是讓病者感恩、懺悔和把握當下。「阿毗達摩有說到,死亡那一刻的意識非常重要,如果臨終一刻的念因為貪着而不捨得走,那對往生就不是太好。所以一定要勸導家人不要激動,不但要感恩他,還要提醒他一生人做的好事。」

從當初到現在,佛教院侍與病者及醫護人員方面已經建立互信,傳燈法師說最開心的,莫如每次進入病房前,護士們在閉路電視看見她,便會主動按下電動門掣,「這是歡迎的表示啊!」法師笑着分享。如今瑪麗醫院每星期二的腫瘤科會議及半年一次的「心靈關顧會議」也邀請佛教院侍參與,對他們來說是很大鼓舞。

當了一年多的院侍,問傳燈法師最大感受是什麼?「如果平日你的心時常受到訓練,就算這一刻病得很重,你的心依然可以掌握住,仍能把持自己。個人方面,每個個案都是一個學習,如何可以真正安撫病人,讓他們安心,是一門很深學問,我是邊學邊做,期望用愛心把他們的心安下來。」

淨蓮法師偶爾也有力不從心的感覺。「我們欠缺人手,威爾斯親王醫院病床有千多張,以我們那麼少的人力,可照顧到的病者只是冰山一小角。希望多些人投入服務,這絕對可以自利利他,因為在病人身上你會學到很多,學到面對生死的看法,珍惜因緣,以及珍惜與身邊人的關係,學習到無常。」


感恩院侍的幫助

這天約了李婆婆與她女兒到威院與淨蓮法師見面,婆婆今年八十歲,去年十一月因為腦中風入院,當時情況危急,醫生也跟她的子女說要有心理預備。因為女兒Meko從《温暖人間》認識了大覺福行中心,於是致電問有沒有方法讓她走得舒服些?很快淨蓮師父便來到醫院,幫她誦經,帶領家屬為老人家念佛, 過了幾天,她突然恢復知覺,手腳更可活動,對他們來說是奇蹟。




如今婆婆除了有些口齒不清,有點記憶衰退(她說自己只有六十歲),看來十分精神。她和她女兒都很感激院侍淨蓮法師,她的出現,安了他們的心,更安了婆婆的心。「媽媽入院時昏迷不醒,我們原本也以為她不行了,誰知師父為她誦經、念佛之後,發覺她眼角有淚,翌日更甦醒過來,一個月後恢復以往模樣,還精靈了不少,可能誦經令她舒服,安心了。」


婆婆當天特意悉心打扮往見法師,臨走前,法師送了一串佛珠給婆婆,與法師合照時,婆婆展現如孩童的可愛笑靨,最後她對法師害羞說出心底話:「多謝!」




病者家屬分享──
給她力量走過終站
文:黃夏柏
圖:可人


2012年3月,潘振東罹患癌病的太太黃綺雯往生了,16年的治療歷程,他一直扶持在側。今天,坐在寧靜的殿堂內,回憶太太走過起伏不平的治療道路,他沒有激動,臉龐不時綻開和藹的笑容,然而,憶述到細節處,眼眸仍閃過一絲戚然。

太太起初確診罹患乳癌,接受治療後,病情反覆,更出現轉移,越見沉重。其間,她仍參與義工活動,尤其希望到醫院探訪病人,可惜未能如願。振東很支持太太做探訪分享,更不時直率的向她說:「你有的時間不多,若想幫助更多人,就把經歷告訴給有需要的人知。」

終於,綺雯向衍陽法師表白心跡,法師建議她上台分享,讓更多人聽到她的話。「她其實未準備好,卻一口應承了。」回想起來,振東不禁一笑。站台演講,太太絕對是門外漢,振東把擔任司儀的心得化作後盾,指導她、支持她。那時她外出活動已要用氧氣,「當晚出台前,替她加大了氧氣量,真的為她『打氣』。」結果觀眾的反應很熱烈。演講後五個月,綺雯便與世長辭。

夫婦倆皈依佛教已九年,對於在醫院發展佛教院侍服務,振東的感受特別深,以往不時想:醫院有其他宗教的服務人員協助病人,為何沒有佛教的關懷服務?當太太病重進入瑪麗醫院後,他們一家和大覺福行中心的佛教院侍劉欣欣緊密接觸,他坦言:「院侍對我們的幫助很大。」


院侍給予精神支持

病情加重,在生命最脆弱的關口,院侍給綺雯精神上的扶持。「太太對淨土的概念比較零碎,院侍從頭開始向她講解,又指導她專注念佛,給予她很大的力量。」振東續說,院侍的關注旁及家人,替他們安排拍攝錄像,留住共處的美好時光。院侍的關顧,相較親友的慰問,層次有別:「院侍清楚病人的治療過程,能及時送上慰問。對病人的心情亦掌握得較好,心靈上能夠溝通得更深。」在院侍的關懷下,病人能懷抱感恩心,家人亦感寬慰,緩減憂傷,這樣,病人便能在融和的氣氛下養病;家人之間能夠產生這樣正面的互相影響,院侍起到催化作用。




綺雯確診患癌症時年僅35歲,大女和次子還年幼,振東說:「起初她接受不到,仔女還那麼小,何以會有這種病!她盼望能看到子女進入大學。」面對反覆的治療,宗教信仰給予太太力量,他們以豁達的心走每一天的路。只是,漫長的治療道路,終點莫測,還未衝線,新的路驟然出現,夫婦彷彿一起跑馬拉松,沒完沒了:「我不知道還要走幾多年,只是,有得跑已經好好。」漸漸地,他們不再遙看終點所在:「終點就在面前,你自己做到最好,就是終點。」


夫婦同心,積極面對,從未怨天尤人。2010年,醫生表示此階段可說藥石無靈,「當時我很平靜,醫生、病人都盡了力,全世界都盡了力,緣分是這樣子,不激動,呼一口氣,知道終點要到了。」他們以寬慰的心走向終點,綺雯在生日聚會上向親友道別,振東亦逐步為子女作離別的情緒鋪排。


綺雯經歷過兩次往生。第一次彌留之際,衍陽法師和院侍都在場,法師帶領大家助念,數小時候,她竟甦醒過來,還對法師說:「師父,我失敗了……往生失敗。」這是她從未有過的幽默感。法師引導她念佛、懺悔,讓她安心的走畢最後一程,三天後,她安詳的離開了。事後院侍劉欣欣告訴振東,眾人向綺雯道別,當兒子趨近細語時,她的身體有明顯的反應。這點振東亦沒有留意到,他相信太太首次往生失敗,大概仍惦掛兒子,往生的力量不夠。回想她往生前,便曾透露:「若能看到兒子大學入學試放榜就好!」


振東與家人陪着太太積極走過16年漫長治療歲月。


16年的治療道路,振東總結:「辛苦有,但亦是開心的,有得着。」他們抓緊時間聚天倫、遊歷,學習新事物,家人間的關愛有增無減。他在太太的紀念碑上賦詩:「乘風破浪十六年,力盡成敗亦寬容;笑別恩情三十載,無悔無慮啟新程。」




病者家屬分享──
心結解開 平和過渡
文:黃夏柏
圖:可人


去年8月,任鳯琼的丈夫勝澤因肝癌往生。回想不久前老伴離世的情景,說不上幾句,她鼻子一酸,淚便流下來,身旁的妹妹鳯儀立刻掏出紙巾讓她拭淚。

重病驟至,確診已是末期,夫婦倆陷進情緒低谷。丈夫接受治療時嘔吐嚴重,食不下咽,鳯琼看着難受,卻又無能為力。看到他們的困境,妹妹帶二人往見衍陽法師。鳳琼說當時有埋怨,深感丈夫樂於助人,多行善業,何以受疾病折磨。「見師父時,我真的很不開心;聽師父講解後,心情便放開了。」


丈夫在瑪麗醫院治療期間,院侍傳燈法師給予全力支援,除經常探訪,更和他們傾談,讓二人坦誠分享。勝澤是傳統男性,心事不易流露,但在法師引領下,每每能隨心表白。有一次,師父請他們訴說對方五種美德,並給對方說一句「我愛你」。既是老夫老妻,剎那間鳯琼難以啟齒,丈夫卻立刻回應。她清楚記得丈夫的話:「他說我勤力、慳家、對人和善、把兒子管教好,又孝順父母。聽了之後我好感動。」


鳯琼與患病的丈夫在院侍的引導下重温快樂時光。


法師還引領他們重溫往事,分享快樂的共處時光,感恩對方。鳯琼曾與丈夫緬懷一家人前往欣賞聖誕燈飾的舊憶。「那時孩子小,識字不多,有次指着『聖誕愉快』讀出『聖誕偷快』,成為我們一家人的笑話,是最開心的回憶!」此間回想,仍然樂在其中。


年屆七旬的夫婦,育有二子,漫長的婚姻道路起過暗湧。鳯琼婚後才知悉丈夫有過第一段婚姻,並有一兒子長居內地。丈夫雖然在上一段婚姻終結後才開始這段感情,但婚後始向她坦白,對於被蒙在鼓裏,她一直耿耿於懷,默默承受委屈。婚姻沒有受到衝擊,她和丈夫的長子亦平和相待,但丈夫病重後,碰到一些家庭問題,那道刺又戳痛了她的心。

對於要否聯繫該長子,告知丈夫已被轉送到善終醫院,鳳琼心內掙扎,際此關口,傳燈法師從旁勸解,讓她退一步想。鳳琼說:「原本我內心有很多痛苦和不忿氣,直至燈師父同我講,我才做。」於是致電對方告知情況,過程中,「個傻仔仲問:『媽咪,打電話畀你打去邊?』我話:『你傻嘅,不嬲都係呢個電話。』」一段親切的對話,可見她不僅打破困局,主動致電,亦視對方如親人,心內的結,平靜地鬆開了。


走得灑脫、有尊嚴
丈夫病情轉危,鳳琼已有心理準備。她誠心誦經,回向給他,期望增添其能量,減少痛苦。欣慰的是,丈夫臨終前,身體的瘦弱程度以至所受的痛楚,不算太嚴重。丈夫往生那天,看着他的病情驟變,她慌亂不已,邊哭邊致電家人和傳燈法師前來醫院。法師在電話中着她鎮定,並誦念觀世音菩薩。

師父瞬間趕到病房,鳳琼稍感鎮定:「師父來到,我才不致那麼驚。」家人陸續抵達,在師父帶領下誦觀音菩薩聖號,師父的無形力量穩住各人的心,緩減大家的傷痛,病房內很平靜。隨後,衍陽法師來電,向彌留的勝澤細道:「你一生都很圓滿,做了很多公益事業。不過,一件東西壞了,就不要勉強用,人要走得灑脫、有尊嚴,給孩子立個榜樣。」他期望添男孫的心願此間仍未實現,師父亦加以開解:「何不把心願放大,去愛更多其他小朋友。」

在開啟擴音下,大家都聽到法師的話,這番話給夫婦倆很大的力量。鳯琼說:「丈夫真的安心,對我的幫助亦很大,既然沒有用,何苦留下來,還見辛苦,灑脫是好的,我不會抱憾。」丈夫終在晚上安詳的往生。


妹妹鳯儀對姊姊喪偶經歷一直默默支持。


姊夫往生後不久,妹妹鳯儀要離港五周,她憂心姊姊欠缺情緒支援。其間,鳳琼接納法師的建議,回中心當義工和念《心經》。意料以外,有天竟遇到剛從外地回來的師父,師父還闢出房間讓她專注的誦經。鳳琼把這件開心事電郵給妹妹,並說:「我已復元了。」身在外國的妹妹終放下心頭石。的確,鳯琼的心情已逐漸恢復,平日安排了不少活動,生活一點不空洞。她期望多參與義工服務,如法師所言,把愛給予更多小朋友。



佛教院侍服務詳情,請參閱大覺福行中心網址:www.spga.org.hk/service.asp



蘇國輝腦神經科學家志蓮淨苑五蘊六根六境認知過程靜坐灰皮層情感認知功能專注力比丘尼Ani疫症佛陀慈悲無我佛曲Ginson常霖法師羅慧娟徐圓澄真法師馬敏兒大寶法王無常法則菩薩修行何東夫人佛教四大王張蓮覺居士黃慧音信仰出家人佛陀海仁法師印順法師太虛大師陳坤西藏抑鬱症青藏高原活在當下蔡豫傑尊瑪‧丹津‧葩默福慧教育基金會四川涼山福星愛滋遺孤彝族嚴寬祜居士助學衍空法師感恩心羅考恩二犬十一咪豐子愷弘一法師護生畫集動物權知情權340期 封面故事337期 封面故事339期 封面故事338期 封面故事336期 封面故事342期 封面故事345期 封面故事335期 封面故事何鴻毅悟一法師東蓮覺苑工商日報341期 封面故事譚六湖大體334期 封面故事無言老師捐獻解剖生死教育大覺福行項明生一行禪師343期 封面故事南懷瑾許曉暉344期 封面故事立德立功立言彭嘉恆和平密使古國治老古出版社虞茱迪聖嚴法師禪修Jetsunma Tenzin Palmo林碧君Engaged Buddhism368期 封面故事嚴浩養心民間食療觀音菩薩慈心觀正能量381期 關懷特輯臨終關懷服務衍陽法師衍傑法師心靈關懷心靈大使周明德醫生佛教關懷服務283期 封面故事莊文清衍藏法師聖一和尚無綫電視寶林禪寺325期 封面故事溫金海讀經經典智開法師王財貴博士嘉德麗中華文化柏安妮弟子規三字經千字文老子論語大學3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