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蕭炯柱 + MOY
世界共融大合奏

文:馮智誠 | 圖:可人

 

音樂,不須言語,直達心靈。
無論是古典樂曲,還是相思情歌。
音樂早已經與生活融合。
而他,站在演奏者與聆聽者之間,與「指揮」結下不解之緣。
從少年時,引領學校合唱團,到後來加入香港青年管弦樂隊成為樂團首席。他,站在音符與旋律之間,賦予樂譜生命力。
到盛年時,加入政府公務員行列一分子,晉升至司級政務官,期間創立了音樂事務統籌處。他,站在市民與政府之間,力圖社會安定。
退休後,他成立香港青年音樂訓練基金會(MOY),將音樂帶往基層,十年間風雨不改。
如今的他,同樣是一位指揮。
不過這次沒有再站在兩者之間,反而走進孩子的心靈。
他,是蕭炯柱。

 

不教人音樂,以音樂育人

三個接連的音樂會,MOY的同學在綵排當日「直踩」,早上與步操隊練習;中午是合唱團;下午則是與舞蹈團綵排及練《西城月》,同學們都能應付自如,在旁欣賞的我們讚歎連連。「拉二胡的同學也太厲害吧;手抱琵琶那位同學,彈得有板有眼,應該小五也沒有吧;快看那位吹法國號的同學……」一天的綵排完了,我們得出一個結論,這團樂隊唯一參差不齊的地方,就是年紀。

十年磨一劍,如今磨出了MOY。出色的樂隊,在蕭炯柱的指導下,出過不少。教音樂,他已經有四十多年的經驗,以前教的都是Band1學校,直到2008年,天水圍有一位校監找上蕭炯柱,希望他可以協助自己達成在天水圍辦一隊樂團的心願。

實地考察過後,蕭炯柱發覺同學沒有自信心的問題很嚴重,當時就鼓勵同學要好好練習,答允將來帶領他們去外地交流,當時校監回答一句:「對不起,有部分同學連中環都未去過。」聽完這句話後,蕭炯柱立即拍板,招收這班同學,校監緊張地問:「未必每一位同學都具備音樂天份。」

「我不是來教他們音樂,而是以音樂教他們做人。」蕭炯柱答了這句話後,就誕生了M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