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聖傑法師.佛門出少年

文:范夏娃  |  圖:馬柏然,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特此鳴謝。

 

秋季的一個舒爽午後,聖傑法師端坐於桌前,認真地接受着我們的訪問。
清澈的笑容,從容的態度,謙虛的姿態,很難想像眼前這位朝氣蓬勃的年輕人,竟已是主持整個普光明寺的方丈和尚。
責任、重擔、未來、挑戰……
究竟是怎樣的因緣讓這位少年披上袈裟?
又是怎樣的願力讓他堅守本心,承此重任?
且隨清涼的秋風與文字,跟隨我們一同傾聽法師的故事吧。

 

温:法師吉祥,可以請您談談您的原生家庭嗎?
聖:我出生在一個佛教家庭,我母親在懷我的時候便已吃素了,所以我從出生到現在都一直是持素的。大約在我六、七歲的時候,我們一家人都在寶林禪寺的聖一老和尚座下皈依三寶,全家都持素,並且在那時開始常參加各類佛教活動和法會。父母對我和哥哥的教育比較嚴格,特別是母親,各方面的要求很高,如果我或哥哥犯了錯會用藤條侍候我們,以作懲戒。反而爸爸就比較寬鬆,喜歡跟我們講道理,可以說他們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温:您八歲出家當了小沙彌,每一天在寺院的生活是怎樣的?
聖:靈巖山寺的特色是嚴格,它當時是全台灣最嚴格的道場。我們每天凌晨兩點半起床,做早課到五點半,然後跑山,跑完才有早餐吃。當時每天早上都是一碗粥、一碗羅漢齋菜,十五分鐘內要吃完,所以其實都吃不太飽(笑)。早餐結束後,我們就要出坡勞動,清潔寺院,打掃環境。出坡過後,所有沙彌都要拜佛和背誦經典。靈巖山寺是淨土宗道場,會背《淨土五經》、《彌陀經》、《淨土十論》,印光大師語錄之類的經典。我們有自己的背經進度表,師父也會檢查。之後就來到午齋和休息時間,下午便誦《無量壽經》,練習毛筆字,學習語文、數學、英語等課程。

寺院遵循過午不食,因此不提供晚餐。如今回想起來,其實最辛苦是體育課,因為要練武術和打拳、扎馬步、拉筋、俯臥撐,各種體能訓練。當時靈巖山寺的住持和尚曾到少林寺學習,因此借用了少林寺的模式來訓練小沙彌。台灣靈巖山寺和蘇州靈岩山寺一樣,最有特色的就是慧命香。出家人覺得性命是其次,最重要是慧,讓生命可以得到智慧的滋潤。所以晚上我們就上蒙山殿念佛和做大回向,也就是慧命香的內容,做完就差不多十點了,就回寮房就寢。這樣的生活我過了六年,直到進入圓光佛學院學習。

 

温:作為一名青年人,您有沒有曾經後悔過走這條路?又或者懷疑過人生?
聖:肯定有啊,我們稱呼這叫「退心」。我想年輕人都有過懷疑自己,懷疑人生,懷疑方向的時候吧。自己在做什麼?在做的事情有沒有意義?我當然也想過。如果用世俗的語言和角度去講的話,我是鑽研佛學專業的人,等於是大學主修科目一樣。所以我覺得畢業後將所學的回饋給眾人是好事。而我本身又是出家人,出家人在佛教中是僧寶,也就是佛教的傳承者。一直以來,我身邊的許多因緣讓我決定一直走下去,也許這就是冥冥中自有安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