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蕭式球 四聖諦人生

文:空華
圖:道初,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特此鳴謝。  

 

訪問蕭式球老師,從他的學佛經驗談起。
蕭老師記得十歲之前,已問過自己一個問題:人生做些什麼最有意義?

 

 

一門深入原始佛教 

蕭老師從小接觸中國音樂,年輕時參與民樂團和粵劇團的演出及擔當一些樂團事務,連帶接觸各種不同的中國文化。四十年前,一次上書法堂,老師談起宗教,一位人品不錯的女士說她信佛教。各人問她,這麼多宗教,為何會選擇佛教?信佛是否拜神、迷信?她答是不一樣的。蕭老師心中也知道是不一樣,但身邊見到的卻多是拜神、迷信的行為,又不好意思再追問。為了找答案,他去圖書館借了一堆佛教書,其中兩本,是聖嚴法師的《正信的佛教》及羅睺羅法師(Dr. Ven. Walpola Rahula)的《佛陀的啟示》。 

兩本佛教書今天仍然流行,但方向截然不同。一個着重大乘佛教部分;一個說四聖諦,着重原始佛教部分。 

蕭老師說:「我本人較喜歡四聖諦方面的義理,在太極班中與一位佛教徒朋友談起,他建議我參加佛學班,比自己看書強。」 

因樂團與劇團有定時的排練,不易抽身上課,在時間合適下,蕭老師報讀了當時剛成立的妙華佛學會的佛學初階班。連初階與進階在內的五年課程,根據印順導師的脈絡開講,以歷史次序來講授佛教不同派別,由原始佛教到漢傳佛教都包括在內。課後及午飯後,再參加慧瑩法師的經論講座,之後慧瑩法師就成為蕭老師的皈依師。 

「師父解釋,辦學目的是希望展示佛教不同派別,學生明白了佛教的架構,便能從中找到合自己性向的,再一門深入。」

 

 

四部原始佛教經典 

妙華佛學會初階班所教的重點是原始佛教的義理,接下來四年進階班所教的,是印度大乘佛教與中國大乘佛教的義理。修畢五年課程,蕭老師向師父表達了較喜歡原始佛教的義理,師父建議他當佛學初階班其中一位老師,因為妙華佛學會以原始佛教為基本入門。 

「慧瑩法師常鼓勵弟子閱讀書籍,用功的弟子大都讀完師公印順導師整套《妙雲集》,然後再讀完印順導師其餘所有著作。在讀完印順導師的著作後,她再吩咐我先讀《雜阿含經》,然後依次再讀《中阿含經》、《長阿含經》及《增一阿含經》(這跟南傳佛教的四部經《長部》、《中部》、《相應部》、《增支部》互相對應)。讀完四部《阿含經》後,慧瑩法師更托東南亞的弟子,帶了一些南傳佛教的雜誌給我,繼而接觸了馬來西亞的佛教傳道會(Buddhist Missionary Society),從該會訂購了一些佛教書。該會創辦人是斯里蘭卡籍的達摩難陀法師(Ven. Dr. K. Sri Dhammananda Thera)。之後又接觸斯里蘭卡的佛教出版社(Buddhist Publication Society),我又從該社訂購了一批佛教書。」

 

 

這些書籍豐富了他對原始佛教的認識,又提供了充足教材。但斯里蘭卡訂回來的書籍都是英文的,為充分理解這些英文經典著作,蕭老師還專誠到英國文化協會修讀了幾年課程。 

在不斷的學習和教學過程中,蕭老師深深感受到很需要一套直接由巴利文翻譯為中文的四部經典。「講授佛法必定是從學習經典開始的,所以我一直期待在中港台,有學佛人把巴利文的四部經典翻譯出來。」事實上,那時已有一些巴利文的譯作,如了參法師所譯的《法句經》、巴宙所譯的《大般涅槃經》等,卻未有四部經典的整部翻譯。